用户名: 密码:   [注册用户][帮助



未标题-1a.jpg

承办单位:淮南时尚光线传媒 关键词检索:
网站首页 | 纪实图片 | 专题图片 | 区县图片 | 商业图片 | 会员作品 | 时尚娱乐 | 摄影艺术 | 活动集锦 | 习作随拍
我为淮南写首诗 矿业集团 电力化工 学校医院 动漫剪纸 书法绘画 国内国际 集体照片 老照片 防控专题
>>信息之窗: 更多信息>>
首页 >> 冬季恋歌
冬季恋歌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高房龙 [查看该作者其它文章]
发布时间:2020-07-06 21:08:26 浏览:61

   终于踏进了北京大学的校门,一个令所有学子梦想的天堂。十年的寒窗没有苦读,我的大学梦,实现了。其实这不光是我一个人的梦,编织它的人很多,父母、长辈、老师还有同学……我感谢他们,感谢所有关心爱我的人,是他们一步步的把我带进了理想的世界。

也许是嗅觉太过于敏感了吧,我竟觉得校园里的空气都充满了知识的味道。可别笑我傻,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毕业,每天除了知识,还有别的吗?

在大学里,每天的课业也比较繁重,但比起高三那些黑暗的日子可要轻松多了,因为没有了升学的压力,哎,往事不堪回首啊!不提也罢。

上完课回到寝室可就热闹了。我想女孩子都是小鸟托生的吧,不然为什么老爱唧唧喳喳的打闹个不停呢?有了这些姐妹陪在身边呀永远都不会觉得无聊。我也是活泼爱笑的女孩子,那我是什么小鸟变的呢?真希望前生是一只可爱的小燕子。

 

   北京的冬天来的很早,这是大学里的第二年,离寒假还有一段日子,天空就飘起了雪花,虽不大,却也令大地银装素裹,宛如童话世界……柳儿呆呆的看着校园僻静处的一座木椅,小脸蛋不知是羞的还是冻的,就像苹果,红红的……昨天下午,一个一年前认识的男孩在这里吻了她……

 

啊!下雪了。这可是我进入大学第一年的第一场雪,得庆祝一下。干什么好呢?不如去打打蓝球吧,活动活动筋骨总比待在这阴冷的寝室强。我虽是女生,却喜欢男生们的游戏——篮球,只是球技吗……嘿嘿,不说大家也明白的。

也许是爱神丘比特美丽的安排,在篮球场我认识了一生都无法忘怀的他——枫,一个很阳光很帅气的男生,个子很高,清瘦的像只水鸟。在食堂里我见过他,比我高一届,只是从未说过话。不过我知道他的外号——“流川枫”,一部日本动画片里篮球高手的名字。听说他高中时还是校篮球队的队长呢。

由于刚下过雪,很冷,篮球场只有我和他两个人。虽然以前没说过话,但相同的爱好使我们拥有了共同的语言,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天空依然点点雪花坠落,但我的心里却已然是鲜花灿烂的春季。

打这以后,一有空我便和枫便相约打篮球。人们都说处于恋爱期的女孩会更加的滋润更加的漂亮,枫也常这样说。完蛋了,我想我已经中了爱情的魔咒了,这可是人家的初恋呦!

 

天又冷了,不知不觉的又过了一年,我大二、枫大三,我们认识也有一年了。在这一年里我和枫的感情越来越……可这个傻瓜从来都没有向我正式的表白过,也没……吻过我……真是气死人,唉,谁让我爱上了一个大木头呢。天气预报说明天会有小雪,好想今天快快的过去,因为我太喜欢雪了。

 

 

下午,枫约我到我俩经常去的地方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讲。可见了面他却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低着头,这可和平时不一样。我有些不耐烦了正准备走,冷不防他竟起身吻了我……啊!我有些晕,但却没有本能的反抗,他的怀抱好温暖、吻,好甜……但我终究是个女孩子,推开枫后又羞又恼,逃也似的跑掉了……

回到寝室,柳儿便把身子裹到被子里,因为她不知道仍旧通红的脸蛋该往哪里躲藏。

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样,可也不能总躲着她吧,见到他一定狠扁他一顿,哼!柳儿一边想一边看着眼前的木椅,作了几次深呼吸后便鼓起勇气找他去了。

可找了一天也没有找到他,却从同学的口中得知枫昨天就退学了,柳儿从系主任那里证实了这个消息。柳儿怎么也不相信这残酷的事实,第二天便到了他家(枫是北京人)。结果人去楼空,他全家都搬走了,没人知道去了哪里。

枫的离去就像是青天霹雳,柳儿不知怎么办才好,仿佛灵魂瞬间脱离了自己的肉体,心,也在滴血。她默默的走着,洁白的雪上留下了一串串洁白的小脚印……

对柳儿来说,没有枫的日子,天,不蓝。她从此失去了往日的笑容,但学习成绩却名列前茅,因为柳儿已把对枫的思念转化成了学习的动力。

又过了两年,柳儿以优异的成绩毕了业并在上海的一家著名广告公司当上了业务主任。可她依然没有笑容,因为没有枫。期间柳儿也遇到过不少优秀的男生,可她……也许是天意弄人吧,就在柳儿认为一生将这样过下去的时候,那天,她却遇到了一个人……

那天是周六,难得有空我便去了外滩,这是我最爱来的地方,因为枫答应过我毕业后会带我来这里玩,可他失约了。回来的路上我竟遇到了她枫的妈妈,我欣喜若狂,赶忙询问枫的近况。从妈妈的口中我才知道,原来枫两年前得了慢性白血病,吻我的那一天他想说的,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枫求过妈妈不要跟任何人透露,包括同学、师长,还有我。枫的外婆就住在上海,所以他们来到了这里。

枫躺在病床上戴着氧气面具,更加的消瘦了。听他妈妈说由于一直都没找的配型合适的骨髓,枫已经熬不住了,医院也下了病危通知书。

看着自己爱的人就要永远的离开自己,柳儿再也抑制不了啦,鼻子一酸,便扑在了枫瘦小的怀了痛哭了起来……整个晚上柳儿一直陪着他,跟他说话,跟他聊聊这两年来自己的故事,虽然枫可能已听不见了。

第二天,枫走了,眼角竟挂着一滴眼泪,他一定知道我来过。我没有哭,也没有参加他的葬礼。因为我们以前讨论过关于死亡的话题,他说如果自己有一天不在了,不让我哭也不让我参加葬礼,要让我微笑着送他走。不幸真的言中了,我尊重他的意思,却没有微笑……

 

快到春节了,上海也下起了雪,比往年都要大。我和枫的相识、相聚,直到失去,天空都下着雪,可能这是天意吧。

 

枫一定是去了天堂,这些雪花便是他送给我的新年礼物。

 


关键词: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投稿需知| 下载说明|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广播电台
Copy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www.hnpictures.com
淮南图片网 版权所有 地址:淮南市阳光国际城南区7号楼507室 备案号:皖ICP备15022074号-2
电话:15155402288 传真:0554-6420999 邮箱:1147587489@qq.com 技术支持:淮南讯网
返回顶部
 
在线QQ
联系电话
15155402288
传真
0554-6420999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