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用户][帮助



合成 1aa.gif

承办单位:淮南时尚光线传媒 关键词检索:
网站首页 | 纪实图片 | 县区图片 | 行业图片 | 社会团体 | 时尚娱乐 | 摄影艺术 | 会员作品 | 活动集锦 | 习作随拍
我为淮南写首诗 百姓看新华 书法绘画 国际国内 防控专题 情满中秋
>>信息之窗: 更多信息>>
首页 >> 百年沧桑 丰碑长存
百年沧桑 丰碑长存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卞士华 寿县安丰高中高级教师 [查看该作者其它文章]
发布时间:2020-11-13 09:21:51 浏览:242

百年沧桑  丰碑长存

—— 追忆寿州卞大桥

卞士华     寿县安丰高中高级教师

   

         初夏时节,我和胞弟士要由安丰驱车西行经杨仙,沿芍河向北转“东水西调”,前往卞家湾(寿县张李乡高台村),查看并勘验卞大桥遗址,以纪念大桥兴建百年,探寻故土乡愁。

岁月沧桑,白驹过隙,一晃年逾七旬,不禁感叹自己垂垂老矣。故土情怀,童年遗梦,像洪涛激浪向我袭来。举目东望,田畴绿野,生机勃勃,远处鱼塘浮光耀金;沿岗截流河堤及“东水西调”,林荫夹道,树木森森……可我此时的心里却滋生一丝悲凉,寻觅不到孩提时代记忆幽深的地方。连片碧波荡漾的湖水,哪里去了?那座承载着卞氏族人丰功厚德的大桥,哪里去了?当日下午,我留在出生地卞祠,在卞大郢走访几位长辈和堂兄弟。

         听卞为超四爹娓娓讲述卞大桥兴建的曲折经过,以及文革中被强行拆除的悲壮场面,使我兴奋之余转为哀痛难忍。偏偏此时,邻居的士林兄来邀我去他家做客,并告诉我一个令人惊喜的消息,他有心收藏刻着桥名的石头。一块尺余见方的“桥”字,虽字迹清晰,但已破碎。睹物思往,我的心像这花岗岩一样,被暴力狠狠地击碎了!激动的泪水扑簌簌地溅到了这残缺不全的石块上。临别时,我向士林提出,请求他寻找另外两个字。是夜,我在胞弟士军家久久难以入睡。卞大桥——耸立在我的脑际的一座丰碑,“公义桥”三个楷书大字熠熠生辉,映入眼帘,挥之不去。

       卞大桥坐落在卞氏宗祠东北三华里处的高台村卞桥队,民国八年春竣工。而文化革命期间的1967—1968年,却与卞家祠堂同遭厄运,被强行拆毁。残存的遗址,躺卧在荒芜的沼泽里,难见天日,无人问津。

         大桥长约15米,宽5米,孔高3.5米,桥孔跨径近4米。拱脚厚0.5米,拱顶高0.5米。孔脚处有石雕龙首迎水,属双孔连拱券砌型全石桥。双孔拱券上方面南镶嵌着石刻“公义桥”。我刚启蒙,不认识“义”字时,问私塾先生卞子琳二爹,自然也就听说它的一些曲折来历。每次放牛经过大桥,都要仔细端详那块石刻。因拱券石缝中生有灌木,轻风摇曳,时隐时现,令人无限遐想。熙来攘往的过客,早已不再留意桥名。“卞大桥”已家喻户晓,声名遐迩。就像今天,大桥虽被拆毁,荡然无存,而它曾发挥的作用,以及在历史上的地位,它的许多感人的故事,仍然值得我们去追忆,去寻访和深思。

大桥设计精良,造型简洁大方,结构合理,坚固耐久。虽不具卞氏族发祥地山东泗水卞桥规模之雄伟,历史之久远,但它作为寿州卞氏的大爱工程,已足以让人称道,让我辈骄傲了。我卞氏族人精诚团结,无私奉献,造福乡梓,南北呼应,遑论规模之大小。

         一百多年前,寿县、迎河、隐贤至六安大道,经我族宗祠地域卞家店,祠前湖水由南向北经店湖、坦子湖至张家老坟(五里闸)流入淠河。南北交通阻塞,仅靠小船摆渡。民国初年,某姓大户凭借京官阔佬绅士,策划建桥。可因预算耗资大,集资难,尤其是工匠难寻,拖沓尚久,未能动工。我族卞茂盛公,通称“老斋公”,得知个中缘由,主动请缨,担纲修建。遂与对方达成共识。即对方备料,我族出工出力,负责修建。他虽无建桥经验,可他聪颖过人,善于动脑,敢于实践。“老斋公”四处造访,学习技术,并从家族中招募能工巧匠,包括其子卞多田和寄居我家、绰号叫“老懂事”等人。开工前,有人从大竹园砍伐一株两三丈长的竹竿,挂上彩旗,竖立在工地旁,既壮声威又作开工标志。听老人说,方圆十几里卞姓青壮,踊跃集聚在旗下,拉开了修桥序幕。

        开工选择在冬季枯水季节。众人排水清淤,挖基础,运石料,既热火朝天,又井然有序,过往的族人也主动参与其中。寒冬腊月,“老斋公”身着粗布衣褂,手握曲尺罗盘,上下穿行,指挥若定。一个冬天奠定了牢固的桥基。翌年开春继续施工,除麦收插秧大忙休工外,朝作暮息,没有间断。听我祖父说,端午节那天,还安排七八个工匠,勘查测量,设计拱券砌法。祖父让奶奶送一竹篮油条和一吊桶粽子到工地慰问。

    建桥的技术难关是砌券收顶。一天正值工匠们凝心聚神,精准施工时,突然狂风骤至,乌云滚滚,暴雨即刻就要降临。令人惊奇的是,狂风过后,红日探头,工地上只落下稀疏的雨点,砌券没有受丝毫影响。待晚上收工时,才知道附近下了一场大暴雨。是祖公显灵庇佑,还是“老斋公”道术法力无边,能役使鬼神,骇地倾天!?

当工程进入桥面整合阶段,双方因大桥命名产生纠纷。对方预备将以其姓氏为名的石刻置入拱券上方显要位置,我族人接受住地湖泊被其抢占名份的教训,不予接受。双方争执不下,互不相让。大桥停工,官司打到官衙。不久,我族有识之士,顾全大局,出面调解,经政府认可,才有了“公义桥”桥名。然而,大桥收尾工程却只能独立完成了。南州北州,河东水西,只知道卞大桥,却遗忘了那块石刻。而“卞家大桥——接着修”的歇后语,一并流传至今。

还得提及一事,一位卞姓抗日爱国团长,曾率兵路过大桥,执意要续建桥栏杆,立碑正名记事,昭彰族人义举嘉行。听卞为田说,该倡议得到隐贤镇经商族人的支持。后因外敌内乱,家国不安,续建计划石沉大海。然而“卞家大桥——接着修”这一歇后语,仍广为流传。                                            

桥通行后,方便了过往客商。我族祖居地农副业生产,得到很大发展。小时候常见骡马车、手推车三五列队过桥,挑夫在桥旁歇脚。淮海战役期间,还见过解放军用卡车由六安向北运送物资。再者,大桥修建疏通了泄水河道,使卞氏族居地岗湾洼田,免受内涝。

        大桥承载着我童年厚重而浪漫的记忆。记得桥头开小杂货店的店主——段子茂给我讲过,每年端午节傍晚,均能看见一条碗口粗的青蛇伸出头来,四处张望。若见其东西摆动,即预示当年要发洪水。他还恫吓顽皮的放牛娃们,不要弄坏店后边的芦苇和树木,以免惹怒蛇仙。更为蹊跷的是,当年竖立旗子的地方,大桥通行后的第二年春天,突然冒出几十株竹子似的芦苇,茂盛粗壮,青葱可人。这大概是大自然赐予建桥工匠的礼物,以示其伟大,彰其仁义。

       童年围绕着大桥打转,放牛割草,捕鱼摸虾,戏水玩耍。就连用鸡鸭肫皮兑换铅笔、练习本,也在桥头实现。尔后,上高中读大学,来去徒步走过大桥,走出世代农家,成为诲人不倦的省级示范高中高级教师。卞大桥,你无疑是通往我理想境界的一座金桥;卞大桥,你是我寿州卞氏鸣璧公后裔,精诚团结、造福乡梓的一座历史丰碑。世纪沧桑,抚今追昔,我卞氏族人无不为大桥被毁而扼腕叹息!为破坏华夏文化的“文化大革命”而诅咒!

午夜,我从梦中醒来,睡眼惺忪。我轻声呼唤:卞大桥,你在哪里?你的前世今生,为何这等扑朔迷离,曲折多舛!我没有亲眼目睹傲立半个世纪的石桥被拆毁。假如我在场,那将是何等惨烈 !嚎啕不能,呼天不应。那些大型石条,被全公社的“四类分子”们抬上“东方红”拖拉机运走。周边三个生产队的宗亲,义愤填膺,却又束手无策。于是,自发地把凡是搬得动的石块,光天化日之下“偷”走。那块带“桥”字的石头,才得以收藏。上次我们去大郢,还发现一块石头上刻有一个方方正正的“田”字,保存在卞为超四爹家。这对于我是莫大的欣慰。不久前,有幸采访到“老斋公”以“桥”命名的后人,他翔实地向我介绍了他的父亲卞多田,祖父卞茂盛修桥的感人事迹。“田”字的内涵显而易见,毋须我赘述了。

行文结尾,赋绝一首:

百载沧桑忆大桥,寿州遐迩领风骚。

今逢盛世开新谱,景仰先贤效禹尧。

    blob.png

大桥遗址

 

 blob.png

原流经大桥的河道

 

 blob.png

              残块(原桥名公義橋”石刻面南墩上嵌置)。左纵署小楷石刻:民國八年小四月建

 blob.png

刻有“田”字的石块


关键词: 追忆寿州卞大桥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投稿需知| 下载说明|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广播电台
Copy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www.hnpictures.com
淮南图片网 版权所有 地址:淮南市阳光国际城南区7号楼507室 备案号:皖ICP备15022074号-2
电话:15155402288 传真:0554-6420999 邮箱:1147587489@qq.com 技术支持:淮南讯网
返回顶部
 
在线QQ
联系电话
15155402288
传真
0554-6420999

微信扫一扫